白马非马

骰子队赢了黄衣跑了……这叫哪门子骰子队……

喵喵伞

发现一只可爱的太太,灵感来自太太的图片,感觉图片很可爱,就写了一个小短片,希望太太继续产出更多可爱的作品!

 @不知所云之人 

养一只喵喵伞并不比养一只真正的喵喵轻松多少。
就从领养的渠道方面而言,喵喵尚可选择血统,而领养到什么样的喵喵伞,什么时候能养到喵喵伞纯属随缘。
小云被嘴唇上毛茸茸的触感蹭醒,眯着眼睛将枕头边上的猫脸推开。橘黄色条纹的喵喵伞发出跟真猫所差无几的叫声,在小云下床走动时在她腿边晃来晃去。明明只有一条伞柄支撑,却保持着良好的平衡。
这只喵喵伞来到她身边已经一月有余,总体而言较为乖巧听话,就是喜欢在她睡觉的时候用脑袋蹭她的嘴,还有特别喜欢雨天。
雨天啊。
小云给自己做了早餐,临走之前恰到好处的挠了挠喵喵伞的下巴,如愿听到一串呼噜声。她揉了揉喵喵伞的头,准备去上班。
她和喵喵伞的初见就是雨天。那天的雨来得突然,她被困在一棵树下无处可去,本以为淋湿感冒是跑不掉了,谁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根橘黄色的猫尾巴。她满心好奇地捏住了猫尾巴,猫尾巴变成了一只棕色的伞柄,抬头,头上多出了一片橘黄色的伞盖。
哦,是野生的喵喵伞啊。
小云了然。
雨点打在喵喵伞上,伞顶上的猫脑袋发出愉悦的呼噜声,伞盖两边的猫爪子正随着小云的脚步上下扑腾。
她把喵喵伞带回了家,一养就是一个多月。本以为喵喵伞会一直陪着她,谁知就在一天阳光明媚的早晨站在阳台上的喵喵伞冲她喵喵叫了几声。一阵风吹来,原本闭合的伞身突然张开,快速上升,在空中打了两个旋儿,慢悠悠地朝太阳飘了过去。
小云焦急的呼声并没有唤起喵喵伞的回心转意,它转过身冲小云叫了两声——也许没有?太远了,听不清。小云只能眼睁睁地看它飘走,无比懊悔为什么不在阳台装防盗网。
喵喵伞的离去似乎也带走了小云的好心情与好运气。男朋友劈腿的事被她抓了个正着。虽然两个女孩同时选择了和男生分手,但这并没有让小云的心情好过一点。
天色渐黑,小云没有开灯,夜色中的凉意慢慢从地面延伸到腿上。但小云还是没有动弹。心情苦闷的她独自坐在黑暗里觉得身心都是一样冰凉却找不到合适的热源来暖和自己。
″喵~″
伴随着熟悉的叫声,似乎有什么亮堂的东西正在接近。小云抬头,是早上飘走的喵喵伞。
回来的喵喵伞好像吸饱了阳光,吃的猫肚滚圆,从里到外都发出柔和的光线,带着太阳的暖意。窝在小云怀里,那舒服的触感就像水一样温柔地浸染着小云,悄悄地将凉意挤出她的身心。抱着喵喵伞好一会儿,小云才感觉到了饥饿。她抱着喵喵伞走进厨房,打算做点吃的。
有什么呢?明天总会还是要来的。
小云心想,捋了捋喵喵伞的毛。

产肉产到cpa练习题册上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mob900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胃不舒服,再也不敢晚上吃那么多了

天啦噜!今天在游戏里碰到一个粉红色带手杖的杰克!简直苏爆了!
都是红色,算不算另类情侣装?哈哈哈哈哈 ٩(❛ัᴗ❛ั⁎)
我们四个人,一个挂机,一个送回庄园,空军逃了,我留在里面等来了公主抱♪(^∇^*)
哈哈哈哈,最后,杰克桑让我走了~
这么可爱一定是小姐姐!(❁´︶`❁)
我爱小姐姐和她的杰克~

岁月蹉跎容不改,无可奈何是长生。

沉迷吃鸡,不可自拔。

果然产肉小心心比较多啊……

【鸣佐】离婚(片段)

阴雨天并不是一个令人舒服的天气,暴雨倾盆加上黑压压的天幕只会让原本就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加令人窒息。

“佐助,我并没有外遇,并且我可以向你发誓在我的余生中我不会再像爱你一样去爱另一个人。我向你提出离婚,只是因为我……不想再在这段关系中待下去了。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 

离婚协议书摆在桌上,上面已经有了漩涡鸣人的签名,只差佐助的名字出现,鸣人就会带着他为数不多的行李和财产离开这段关系。房子和大部分存款都留给了佐助和跟佐助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佐助沉默着盯着眼前那张薄薄的纸,这并不是鸣人第一次有意无意的暗示自己他的决定,只是被自己或者突发事件给避开了去,如今已经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

佐助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鸣人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没能扯出一个笑容来,离婚,这当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他只能尝试着安抚这个与他有着深深羁绊的男人。

“别这样,从感情上而言,我还是爱着你的。我只是想结束这段婚姻而已。无论你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你都可以告诉我,你知道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为你赴汤蹈火的。”

鸣人试图缓解一下离别前浓厚的悲剧气氛,认真的告诉佐助他的真心话。

“你也可以带孩子来看我。来我这里玩也好,喝茶也好都可以,不必拘谨。”

只是鸣人恐怕以后也不会主动来找他了吧。

“你真的决定了?”

鸣人微笑着没有回话,佐助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后悔或者犹豫的神情。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他抿了抿嘴,拿起桌上的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鸣人已经跟佐助分居了有一段时间了,他拿起自己的外套和文件,起身告辞。佐助也跟着起身将他送至门口,两人半晌无话,待鸣人穿好鞋,佐助拿了一把伞给他,就像往日鸣人在雨天出门一样叮嘱道。 

“下雨天记得带伞,别淋湿了。”

“我知道的。”鸣人看着佐助,像是要把他现在的样子全部放进心里。突然绽开一个如同多年前一般干净阳光的笑容,张开双臂“走之前再给我一个拥抱吧。”

佐助定定地盯着鸣人的脸,看向那双曾让他不可自拔的蓝眼睛。当年的鸣人双眼一向都喜欢睁地大大的,带着少年的义气和冲劲。如今的鸣人在接踵而至的任务和事件中褪去了年少的轻狂换上了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冷静与沉着。但不变的是,只要他用他的蓝眼睛看着他,他很难拒绝他的任何要求。之前的签字也是,现在的拥抱也是。

熟悉的身体、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

都将变得不再熟悉。

贴近的躯体使得心跳也变得格外清晰。

“扑通扑通扑……”

身体分开了,心跳也就自然而然再也听不到了。

“我走了,你多保重。”

“保重。”

最后佐助目送鸣人消失在视线里,眼帘中只剩下密密匝匝的雨幕。


===============END============================

离婚也不一定是一方苦苦哀求,也可能只是千言万语化作一句保重。